成套扶桑沦为狂热的军国主义狂潮中

原标题:二战时的日本女人到底有多疯狂?为了激励军队作战不惜一切

都说战争让女人走开,可是,在有些时候,女人们也能成为战争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她们所迸发出的“杀伤力”,有时也不亚于男人。二战期间的日本女人,就用她们的疯狂表现证明了这一点。

图片 1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整个日本陷入狂热的军国主义狂潮中。作为占人口一半的女性,同样投入这股狂潮中,积极为侵略战争打气鼓劲,卖命出力,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她们内心的军国主义比在前线的禽兽日军还要深厚,是军国主义的忠实卫道妇。

日本在占领了整个东北之后,大量的日本人便把东北当作他们的殖民地,很多日本人移民到东北,这其中就有许多女性。随着战争的不断扩大,日本女性做出了更加疯狂的举动。她们成立了一个后援队,还起了一个相当具有本国特色的名字——“大日本国防妇人会”,这个团体有时能达到上千万人。这么多的妇女聚在一起,主要的目的就是用自己的身躯来激励日本军队。

图片 2

随着战事的发展,大部分的日本青年都被征入伍,而国内的生产不能停止,于是许多妇女就顶替了他们的工作,参与工业生产,她们制作子弹,航弹,光着膀子和男人一样进矿挖煤,不遗余力的贡献力量。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21岁的井上千代子是侵华日军大阪步兵第37连队井上清一的新婚妻子,为了让丈夫能为天皇尽忠,在丈夫开赴中国东北的前夜自杀身亡,并留下了那封激励丈夫斗志的“死亡遗书”。井上千代子的自杀一下子轰动了全日本,一夜之间,千代子成为“发扬日本妇德的光辉典范”,并被裕仁天皇赐予“昭和烈女”的称号。井上千代子的丈夫井上清一也确实没有辜负她的期望,竟在东北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

图片 3

1932年9月15日夜,辽宁的抗日自卫军途经平顶山村攻打抚顺,烧毁了日军的仓库、工厂、派出所、事务所等,途中又袭击了日军杨柏堡采炭所,处死了采炭所所长渡边宽一,打死了自卫团长平岛善作等七八个日本人。抚顺日军拿抗日武装没办法,迁怒无辜的平民百姓,鉴于这支抗日武装往返均经过了抚顺郊区的平顶山村,而这里的居民无人举报告密,日军抚顺守备队认定这里的居民“通匪”,所以决定以屠杀来进行报复。

图片 4

1932年9月16日上午,日本宪兵抚顺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和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此人就是自杀的井上千代子的老公)率领大批日本兵进袭平顶山村实施报复。此次屠杀,平顶山村3000余名无辜百姓横遭杀戮,其中三分之二是妇女、儿童,400多户人家几乎被杀绝,800多间民房被烧毁,幸存者有一百余人,其中大部分因为无人救治而伤重死亡,最后有四五十人幸存。

图片 5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大众所熟悉的日本激励方法,也是效果最大的方法,那就是女人们自愿当“慰安妇”,跟随小鬼子去前线,白天帮忙做饭搞后勤,晚上就变成了小鬼子的泄欲工具。而当士兵们回国时,她们还自愿举办“慰安会”,以此来犒劳那些在外打战的小鬼子。正是用着这些无耻下流的手段,才使得小鬼子们更加的疯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