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之问

原标题:何新:勘破《天问》“失序”的千古疑谜

何新:勘破《天问》“失序”的千古疑谜

图片 1

宇宙之问

作者: 何新

出版年: 2008-8

页数: 222

定价: 18.00元

ISBN: 9787802193567

【导读】

本文是何著《宇宙之问:<天问>新考》(中国民主法治出版社2008年版)的序言,对《天问》这部伟大的史诗、伟大的神话诗、伟大的哲学诗作了独特的评说。他指出:楚文化上承重黎、祝融、颛项、夏商之后,乃是炎黄文明的正宗和本根所在。屈原自认为是太阳、龙、风、雷、电等神祗之后,表明楚族乃夏商主流精英文明的承继者,具有古老悠久强大的文明传统。“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一神秘预言中,蕴涵着对于楚所具有的强大文化优势的不屈信念。“汉承秦制”,那只是在政治制度上;而在文化上,却是汉承楚风,大汉文明是楚人精英文化遗产的伟大继承者和传递者。

何新解读先秦经典最显明的成就,突出体现在勘破《天问》“失序”的千古疑谜。他采取史事归类及以时为序的方法,依据其文意和内在逻辑,按“问天地”(依次为宇宙起源、日、月、天体及众星、神话传说及远方异物)“问三代”(尧舜禹及夏史)“问商史”“问周史”“问楚史”(吴楚近事及自身遭际)五部分,对《天问》的句序做了重新编排,使这部东汉王逸以来即“以为不次序”的千古奇书,从此还其森严有序、结构井然的本来面目。

一个学者平生治学,只要有此大功一件即可名留青史。而何新在先秦经典的研究中,纠正前人的误读与误说、“发千古之覆”的新发现可谓不胜枚举;加之其深得先秦圣人贤哲个中三昧的精妙译文,使这批中华宝典从此畅然易读而又不失其无穷意蕴。

当自学起家、一无学历、二无学衔、学术上无倚无傍的何新以最高的得票率被破格评为中国社科院高级职称(1987年)之后,《文论报》、《新文化报》曾同时发表一篇评论文章,文中说:“何新是一个‘怪物’。他的头脑是奇特的,个性是奇特的,风格是奇特的,作风也是奇特的。有人认为他是富于创造和想像的一代‘狂才’。也有人认为他是扰乱学术界中一统天下的一个‘魔鬼’。”在这个堪称中华文艺复兴的伟大时代,何新“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令人惊奇的风采及其前所未有的个人创见,相信历史将来一定会作出公正的裁判。(方堃)

【正文】

“天问”者,屈原向天之所问也①。综其内容,实乃屈原关于宇宙历史人生之问也。

屈原生当战国末季历史大变革天下多故之际,天崩地解,不宁方来;于是而有大困惑,于是而发宇宙之问。问即是答,问中已寓答矣。唐柳宗元多事而作“天对”,画蛇添足之举也!

《天问》构思瑰丽奇诡,惜乎其原文历战乱颠沛,筒错颠倒,加以史事失传,遂极难卒读。盖《天问》原文当时或以一事一问书于一简。后迭经丧乱而失编次。因其年代久远,史料淹晦,故语涩难读。王逸《章句》为《天问》之最早注本,但王逸所见本即已失序②。王逸作注虽有开辟之功,但其学力不足,涉史不深,故注中多所臆测,不尽可信,宋儒洪兴祖即已指出。幸赖一千多年来,历代学者稽陈考索,解疑释谜,今日已可为之作一总结。我新编新注及解译此篇,立意正在于此。在我的新注中,对前人所辑之神话史事,尽量择要集取,同时绝不泥之,力求出以新意。

寻绎《天问》全篇,固有其内在逻辑:先问宇宙洪荒,由天而地,由神话而人文及远方异物,最后乃落笔于楚国当时政治,问中常寓微言大义焉。故我在前人研究基础上,将《天问》分为五部160问:

1)问天地(天文地理、神话传说及远方异物);

2)问三代(尧/舜/禹及夏史);

3)问商史;

4)问周史;

5)问楚史。

循此逻辑重新编次,可发现《天问》全篇实乃一森严有序、结构井然之整体,而作者深密之寓意亦昭然在其中矣。

最为值得注意的是,《天问》之谜的勘破,使之不仅可与《尚书》《逸周书》《诗经》《左传》《国语》《史记)《山海经》等典籍及诸子书中的历史记载多相印证,而且有些史事竟可以与甲骨卜辞及金文的史料相参证,从而彻底打破了上世纪初胡、顾一系“疑古派”对上述典籍所散布的疑古烟雾。

20世纪以来,政治思潮中民粹主义风行,而学术文化界则流行着一种诬蔑古华夏文明为所谓“萨满”文化,以至乃以楚文化为蛮夷文化及所谓沅湘民间巫术文化的谬说。

实际上,楚文化上承重黎、祝融、颛顼、夏商之后,乃正是炎黄文明的正宗和本根所在。《离骚》说:“帝高阳之苗裔兮,神(朕)皇考曰伯庸(祝融)”,就是自豪地强调楚人对于华夏始祖主流文明承继的这一正统性。

《楚世家》:“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商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高阳者,日也。称者,衡也,北斗槛。卷章者,云也。重黎者,雷电也。皆为天神之名③。又据《左传》《国语》,重黎者,即司天司地之南北(北一作火)正(政长)也。这一记述.实际就是楚民族的创世起源神话。楚民族自认为是太阳、龙、风、雷、电等神祗之后,故楚族乃夏商主流精英文明的承继者,具有古老悠久强大的文明传统。

在战国时代的角逐中,秦以强大的武力和政治制度的高效率及决策机制的统一,制胜了列国,也制胜了楚。但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在楚南公的这一神秘预言中,蕴涵着对于楚所具有的强大文化优势的不屈信念。

不久,暴秦果然被灭亡于楚人的反抗和起义。“汉承秦制”,那只是在政治制度上;而在文化上,却是汉承楚风,且承楚言、楚歌、楚舞、楚艺、楚俗④。黄老之学原出楚学。汉文明是楚人精英文化遗产的伟大继承者和传递者。郭沫若说,中国文化之分为南北两系,自商周秦汉以来即然。信哉斯言也!

殷商亡政周朝开国后,楚族一度受到周人的歧视,暂时衰落而降处蛮夷,但是这个民族的骄傲与自豪却从来没有丢失过。从楚先王熊绎“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以至通过春秋的争霸角遥,到宣威时代,楚文明得到了复兴。它借助位居华中的地理交通及资源之便,兼并一系列小国,在春秋之末乃多次问鼎中原,重新上升为一个政治经济军事非常强盛的新兴大国。

威王与怀王前期的楚国,即屈原盛年的时代,楚在经济、文化方面之国力已远远超越于当时北方中原齐、晋、鲁、卫诸国而与新兴的强秦可相比肩。

只有了解这一点,我们才能理解作为一位伟大精神文化代表人物的屈原的诞生,才能理解屈原之骄傲与悲怆感之所由来。

南宋洪兴祖著《天问补注)序云:

“《天问》之作,其旨远矣。盖曰遂古以来,天地事物之忧,不可胜穷。欲付之无言乎?而耳目所接,有感于吾心者,不可以不发也。欲具逆其所以然乎?而天地变化,岂思虑智识之能究哉?天高不可问,聊以寄吾之意耳。

“楚之兴衰,天邪人邪?吾之用舍,天邪人邪?国无人,莫我知也。知我者其天乎?此《天问》之所为作也。

“太史公读《天问》,悲其志者以此。柳宗元作《天对》,失其旨矣。王逸以为不次序。夫天地之间,千变万化,岂可以次序陈哉?”

洪氏以为天不可问,“天问”失序。但通过对本书的读,我们惊讶地发现,《天问》实际是有序的。不仅有序,而且可以认为,《天问》不仅是中国历史上的一部惊世奇书,而且是一部伟大的史诗,伟大的神话诗,伟大的哲学诗。

千古疑谜,一朝为破,快何如之?!是为序。

【注释】

①此所言天.非自然之天,而乃哲学与宗教之天。“天者,万物之祖”(《春秋繁露·顺命》);“天者,统理万物”(郑玄);“天者,万物之总名也。”(《齐物论·郭璞注》)

②王逸《天问序》云:“楚人哀惜屈原,因其论述,故其文义不次序云尔。”

③颛顼即朱相、朱明音转。朱明高阳,即太阳之神。称,古语通衡。衡即玉衡,北斗七星也。卷章即云神龙星。重黎即钟雷氏,雷电之神也。太阳生北斗(玉衡),北斗生龙星(卷章),龙星生雷电。雷神(南正重,郭沫若说即钟正)司南以主神,电神(火正黎)司地(地中有火曰贲,灿也)以立民。

④可参阅朱希祖《中国史学通论》、李长之《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