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任英帝国际商业信用贷款银行贸大臣一职的原欧洲联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Peter

新任英商业大臣曼德尔森:金融海啸觅出路须考虑中国

伦敦消息:刚出任英国商业大臣一职的原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近日在英国《卫报》发表文章说,全球化是这场金融海啸的出路,但需要一套新的、更好的法规监管模式。他又表示,这一模式应当更能反映各国的相互依存和全球经济的实际运作方式,譬如将中国加入G8等组织。文章摘译如下:

  经济全球化的关键性时刻,可追溯至2008年9月的金融危机。这个危机初时或许在美国房贷市场和华尔街内引发,但由于一体化的全球经济,它变成了一道国际难题。不论我们的反应如何,都应遵从两项原则。首先,不应该放弃对全球化的信奉。第二,一个全球经济体系需要全球的管理。

  全球化能扩阔经济网络,从而发挥作用,它将市场的规模翻番,压低价格,并容许各国分享世界上有利可图的投资资源。那些网络创造了一个全球的经济引擎,最大幅度地消除了世界上的贫穷,并创造了机会。不过,全球化也同时带来了危机与波动。

  要维持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巨大利益,需确保这些基础网络互相依存,并非推倒重来。若要改变金融的规管架构,必须化解其带来的风险,同时维护公开贸易和外来投资,确保发展。

  在化解流动性的危机之后,首先应做的是修理金融海啸的源头。需为市场打强心针,控制风险,改善评级机构的运作方式。欧盟委员会近日就上述问题提出新的条例,是正确的做法。部份金融产品内容复杂,连购买和交易产品的机构也不甚明瞭。这是第一阶层的规管失误。

  政府家应认识到,一国的解决办法仅仅是解决办法的一半,多年来,金融市场一直是全球性多于国家性。两者在有限度的规管下运作。

  在国际层面上,金融危机变得更严重,世界上没有一家获授权的、具资格的机构去评估众多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问题。没有一家机构有权从全球经济相互依存的角度发言,以及从全球大局的层面上向他国作出游说。央行之间的协调机制确实存在,但都是脆弱的。

  各国亦向一个逐渐过时的经济秩序倾斜,那些正在崛起的巨大经济体系──尤其是中国──是资本和经济需求的源头。他们牢牢地被缝合于全球经济内。一些如G8的国际组织根本未能反映这个正在改变的经济架构。要对全球经济进行有效的、多边的监管,将需要一些相应的机构。

  布雷顿森林会议实现了现代全球经济协调的基本机制,距今已有64年,现在是时候需要一个本世纪的布雷顿森林。

  有人相信全球一体化是迫使政府停止营业,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国家和有效的政府才能令全球化成为可能:他们保留了开放的市场,执行规例与责任,并管理个人与社会的风险。过去两星期,我们被提醒了,国家能充当市场最后的靠山、支撑着市场。不过,它也有一个更广泛的角色,就是确保个人或企业的行为不会将系统的稳定性或经济的基础置于危险之中。

  停止金融全球化对我们毫无益处。但另一方面,要避免全球化持续带来的震荡,需冒险地采取更强硬态度,并加强多边的手段来监管全球金融系统。

  倘若这场金融危机有清肠剂,这清肠剂将会是对不明金融产品的健康的质疑、对承受风险的更大程度容忍,以及对“全球经济体系需要全球经济监管”的新信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