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殿1外壁由几排弧状砖叠涩而成

  一、神殿1: 开放型的佛塔式神殿

图片 1
第一期寺院遗迹鸟瞰(年代约8~10世纪)
 

图片 2
神殿1外壁由几排弧状砖叠涩而成,用装饰砖砌成精致的花卉图案,外形为佛塔,室内有方形空间,推测原有高耸的塔状屋顶,为开放型佛塔式神殿(年代约8~10世纪)

  二、神殿2: 封闭型的佛塔式神殿

图片 3
神殿2当属纳提什瓦2017年度最重要的考古发现。神殿2体积庞大,基座长达43米,墙体向中部斜向上升,
推测为覆斗状的高耸建筑,为封闭型佛塔式神殿(年代约9~10世纪)

图片 4
神殿2建筑鸟瞰(年代约9~10世纪)

图片 5
墙3位于神殿2的东部,方向与神殿2东墙垂直,东端连接着主干道,西端接近神殿2东墙的佛龛,
推测为佛龛一侧的礼拜墙(年代约9~10世纪)

图片 6
道路3是遗址东部一条南北向的砖辅道,已揭露长度53.4米,宽2.2米,两侧有同时期的建筑和辅道,
为早期寺院一条重要的主干道,因延用时间长,历经多次重修(年代约8~10世纪)

三、十字形中心神殿

图片 7
十字形中心神殿八边形塔基(年代约10~12世纪)

图片 8
十字形中心神殿柱厅2(年代约10~12世纪)

图片 9
十字形中心神殿柱厅4(年代约10~12世纪)

图片 10
巴哈布尔十字形中心神殿建筑复原图,这是10~12世纪金刚乘建筑的流行模式

图片 11
十字形中心神殿的北门保存部分完整的墙体,残高1.5米,
外壁规整而平滑,显示出高超的建筑技艺(年代10~12世纪)

图片 12
八边形佛塔1的塔心室,可能是存放舍利等圣物之处(年代约10~12世纪)

 四、南亚次大陆佛教考古的新标尺

图片 13
道路1紧贴着泥淖地面,是寺院最早的遗迹之一(年代约8~9世纪)

图片 14
浴室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7、南北宽2.8、残高1米。室内铺有精美的地面砖,
包括整砖和用于填充缝隙的切割砖块,构造相当讲究(年代约8~9世纪)

图片 15
排水沟位于遗址东缘低地上,包括两侧砖墙和中间0.50米宽的砖铺水沟,
沟底用砖块铺成人字形,可能用于浴室的排水(年代约8~9世纪)

图片 16
僧舍区与神殿区以隔墙分开,保证塔院的神圣和僧院内部的静谧。隔墙宽0.9、残高0.7、揭露长度41.8米,
大致由西南向东北呈带状展布,其间有两处直角转折,墙根下布满了同时期的堆积物(年代约9~10世纪)

图片 17
房屋5是一座组合式的公共建筑,房间1呈方形,北墙中部有向外凸出的房门,房间内残存部分砖铺的地面,
房间2的门道外有砖铺道,西端连接道路3,东端以令人惊讶的弧形中止于房门前,可能是安置梯子之处。
房间3底部为砖铺地面,其上有混杂大量石灰的黏土层,具防潮作用,推测为储藏室。房屋5以隔墙
与僧舍分割,而与广场和神殿接近,可能是储藏供奉用品和专职管理人员的居住之所(年代约9~10世纪)

图片 18
金箔残片,残高2.9厘米,遗址第④层出土,造像作跏趺坐,脚心朝上,作说法印,
上身突出双乳,双耳长,尖顶帽冠,下为莲花座,造像的神格不明(年代约8~10世纪)

图片 19
象头神(GANASH)擦擦,陶质,高9.5、宽5.8、厚1~2.6厘米,遗址第④层出土,年代约8~10世纪。
带有印度教神祇常见的帽冠,肥胖的肚子,长长的象鼻已残损,顶部有水果图案,左侧执武器(Mace)。
象头神是湿婆大神和帕尔瓦蒂女神的长子,佛教中被称为大圣欢喜天,藏密中称为象鼻财神或象头财神。
孟加拉国早期擦擦多为圆饼状,带着翻起的边缘,这类尖顶的擦擦可能仿自当时放置在神龛中的石雕造像,
过去少有发现,西藏流行的擦擦皆为尖顶,可能源出东印度

图片 20
出土灯盏的口沿上,都留有烧灼的残痕(年代约8~12世纪)

图片 21
2018年1月3日,中国驻孟加拉国临时代办陈伟、文化参赞孙延与湖南代表团一行考察纳提什瓦考古工地

图片 22
2018年1月4日,“毗诃罗普尔遗址考古发掘和文物保护国际研讨会”在达卡美丽的贾汉吉纳格尔大学举行

图片 23
2018年1月6日,在考古发现新闻发布会上,阿哥拉萨-毗诃罗普尔基金会主席努尔列林博士
感谢中国考古人为孟加拉国文化遗产事业所作的贡献

图片 24
孟加拉国各大主流媒体竞相报道纳提什瓦的这次考古发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