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的埋葬

原标题:许世友的土葬,上面规定不许竖墓碑,那么墓碑是谁竖的呢?

在向许世友遗体告别时,刚刚天空无云的天空瞬间突变,就像一块黑布笼罩着天空,乌云滚滚,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暴雨持续了20分钟后,天空又是一片晴朗。列队等候在外的人们被暴雨淋了个透湿。有人神秘地说:“老天爷哭了,
它这是为许司令送行啊!”

省气象台预报说,10月31日有雨,暴雨出现在告别仪式时,只是巧合,但它却给他的葬礼增添了几分神秘。棺木的原材料,是司令员尤太忠派人到广西的原始大森林里采伐的楠木。南京区后勤部家具厂承担了制作棺木的任务。

南京工程兵工程机械连在10月22日来到了万山之腹的许世友家乡新县许家墓址,开挖墓地,迎候老司令魂归故乡,归依高堂。这土葬的消息并没有公开,众所周知,在提倡科学,反讨迷信的今天,火葬在全国已形成风气,他的土葬当然不能公开。

图片 1

而且,许世友灵柩归故里的日期也是非常保密的,事前,
南京绝大部分干部、包括筹办丧事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精明的南京人虽早就打探到他获得了小平同志的那张“特殊通行证”,但灵柩起程的日期却一无所知,一切都在极少数高层人物的掌握和筹划之中,越发将他的葬礼搞得神秘化,人们都在暗地里窃窃猜测。

11月7日11时,护灵柩的官兵们突然接到整装出发的紧总通知,担负护送灵柩的负责人、南京副参谋长范志伦神情严肃地看着手腕上的手表,当指针指向11月8日零点整时,他举起右手,用力一挥,朝灵柩车队低声命令:“出发!”

范志伦坐在前面的北京吉普指挥车上,后面紧跟着一辆面包车和两辆解放牌卡车。四辆车上都没有披挂遗像和黑纱,更没有摆花圈。夜深人静,偶尔有极少数下夜班的夜行人在街上匆匆行走,四辆车悄悄地疾驶在南京的大街上,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车队一路疾驶,过大桥,穿过合肥、六安、固始,11月9日凌晨抵达新县许家。由于事先没有通知任何人,车队抵达时又是半夜时分,所以,没有任何人迎接,一切都是在悄悄地进行中。

图片 2

许世友灵柩到达墓地时,早己等候在此的工兵官兵们忙开了,他们紧张地操作,有人说,这多么像是进行一场秘密的军事演习,操作中,除了铁锹铲土的声音,四周静得出奇。东方终于露出一丝鱼肚白,千山万岭披上彩霞之际,隆重而又秘密的特殊葬礼终于顺利完成,我们的老司令终如入土为安。从此,犹似唐诗宋词中描述的青溪绕田的小山村增添了一景,英雄许世友之墓。

许世友的坟墓紧靠着父母的墓地,了却他“死后尽孝”的心愿。墓地坐落在青山绿树丛中,却没有任何的修饰:当时上面规定、不许设墓碑,可是,由于络绎不绝的参观者纷纷反映,没有墓碑怎么悼念,一年后,由王震出面提出,为他竖了一块高高的灰白色的花岗石碑,很有名气的画家范曾手书七个大字:许世友同志之墓。

图片 3

到墓前瞻仰的人们,喑地里传说着许世友的墓地中存放着几件宝,这的确确有其事,也是公开的秘密。为了寄托哀思,征得田普同意后,在灵柩里放了几件物品:他生前戴的欧米茄亍表,天天收听的半导体收音机,一瓶茅台酒,一支心爱的枪及一百元钱。

一个时代的盖世英雄走了,但他留下了说不尽、唱不完的传奇故事。值得欣慰的是,许世友曾经战斗、工作过的南京、
广州部队,在这十多年来,在现代化建设道路上,
取得了巨大成就;他曾经担任过省革委会主任的江苏省,已形成经济文化大省。英雄在九泉之下有知,也将感到莫大的欣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