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址的具体位置已经确定

   
近日,浙江省文物局组织专家对仪扬运河入江口故道及水工遗迹考古调查工作报告进行了评审,“四闸”“五坝”遗址的具体位置已经确定。

    考古有何发现?

    探明“四闸”“五坝”位置

   
今年2月—5月,扬州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仪征市博物馆联合对仪扬运河入江口古河道及水工遗迹开展了一次全面、系统的考古调查工作,发现部分老河道,确定了“四闸”“五坝”遗址的具体位置,为仪扬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提供了第一手的实物资料。

   
仪扬运河入江口水工遗迹调查自响水闸起至泗源沟,是仪扬运河流经真州境内进入长江的一段,也是历史上变化最多、最为复杂的一段。因年代久远、目前大部分遗迹已经湮没,现在尚存有里河、外河以及
“四闸”、“五坝”遗址等。

     “四闸”在哪?现状如何?

   
响水闸遗址位于仪征新城镇砖桥村砖桥组,西距石桥河45米,南距仪扬运河75米。现为椭圆形水塘,南北长40米,东西宽32米,积淤严重。

   
通济闸遗址位于仪征市新城镇冷红村,距仪征船闸东南约300米处,配合仪征市政府修建一河两岸工程项目,考古人员对遗址进行了清理,发掘面积30平方米,闸体呈西北—东南走向排列。

   
罗泗闸遗址位于仪征市真州镇毛纺厂内,今仪扬运河北岸,盐津大桥西侧,现为一长约80米、宽40米、深约3米的长方形水塘。根据调查走访,考古人员获悉,解放后外河河道渐渐湮塞,上世纪五十年代,为修建东门大闸,生产队组织人力在此塘内拔出数十立方米的木枋和大量的条石,所以这个水塘被当地百姓称为桩木塘。

   
拦潮闸遗址位于仪征市真州镇商会街71号民居南侧,旧时的南门通江河上,现地名为老闸口。拦潮闸曾被誉为“江北第一闸”,作为仪扬运河上的重要船闸,拦潮闸对沟通长江和仪扬运河之间航运交通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解放后河道渐渐湮塞,闸废。目前闸址已被填埋,东侧河道被填,西侧河道曲折向南至江边油库(下江口),长约400米,宽度为5—6米。闸址地表尚存有旧时用于过往船栓绳石柱以及北岸一段青石板路等,青石板路长20米、宽2米。

    “五坝”有四坝基本消失

   
“五坝”遗址由西向东分布于内河与外河之间,经过实地调查走访,如今除五坝河道还依稀可辨外,其余一坝、二坝、三坝、四坝已在城市建设过程中,基本消失湮没。

   
其中,一坝位于今南门大市口仁寿桥歌舞厅附近地下;二坝位于莲花池(盐塘)西,仓桥花园小区附近地下;三坝位于今工人文化宫南门附近地下;四坝位于跃进路中段排水渠位置;五坝位于今龙王沟,河道残存80米,宽20米。

    考古发现有何意义?

永利402,    见证仪征“冈运喉舌”地位

   
此次通过考古人员实地调查和考古发掘,印证了历史上仪扬运河河道入江口的变迁。

   
负责此项考古工作的人员表示,由于历史上诸多因素,仪扬运河入江口上的重要水工建筑多已不存,但从东门水门遗址、通济闸遗址、响水闸东、西侧古河道遗址、龙岗东城水岸小区宋代水工建筑遗址的发掘,让我们领略到了仪征古代水工建筑的高超技术,充分证明了仪征历史上“冈运喉舌、东南水会”的地位。遗址中出土的近千件文物标本,时代从宋代延续至明清,品类丰富,有陶瓷器、金属器、骨角牙器、漆木器等。为我们研究仪征的经济、社会发展、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保护现状】

    建绿化景观保护遗址

   
作为京杭大运河的重要支流,作为仪征第一条人工河道,仪扬运河蕴含着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通过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目前对通济闸遗址、响水闸遗址采取了保护措施,将工程建设方案进行调整,在古河道两侧及闸塘四周建设绿化景观,以达到保护文物遗址的目的。

   
江苏省著名考古专家林留根等就建议做好“四闸”的解读工程,标明历史信息,使市民和游客不仅能欣赏到自然风光,也能了解到这里昔日的历史风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