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  13日当布什抵达法国时

  13日当布什抵达法国时,他宣布“大西洋两岸进入团结一致的新时期”,与演讲内容一样,布什选择的演讲地点同样重要。通过将巴黎作为为期一周的欧洲告别之旅的“中心地点”———这是白宫官员们的提法,布什试图巩固自去年萨科齐当选法国总统以来美法关系的巨大变化。

  布朗与欧洲其他国家关系并不太好,在欧洲峰会上常常缺席或迟到。而萨科齐却希望利用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6个月的时间,进一步提升在华盛顿的形象。

英媒:从布什访欧细微之处感觉“疏英亲法”的变化

  当英国首相不希望被视为与美国总统太过亲密时,法国总统却有意扮演起托尼·布莱尔一度扮演的角色,挑衅性的———甚至是得意洋洋的大肆谈论他对美国一切事物的热爱。13日一名美国外交官把萨科齐誉为“我们发展与欧洲关系的轴心人物”,还补充说萨科齐“敢于作为而不是仅仅只有想法”的个性符合布什的脾气性格。

  英国《泰晤士报》6月14日发表文章,题目是“法国是美国的新密友吗?”文章摘要如下。

  他说,在促进中东自由的过程中,美欧合作进入一个新时期,萨科齐、贝卢斯科尼、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布朗的领导措施证明了这点。随后在对布什演讲中的这段内容进行分析时,一名白宫官员遗漏了英国首相布朗的名字,这就是美国最重要盟友已经有所改变的明证。

  在13日于巴黎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表演讲时,布什多次盛赞萨科齐向阿富汗增兵的做法,他还谈到美国与法国的历史关系。他补充说:“当明年1月新一届美国总统就任时,我将满意地向他报告,美国和欧洲正维持着有史以来最积极的关系。”

  由于某些时候英国并没有起到紧密维系大西洋两岸关系的作用,所以其战略外交重要性已经有所减弱。布什总统在巴黎逗留了两晚,而在伦敦仅仅停留15日一晚———他在看望女王后将与戈登·布朗进行私人晚宴。在英国之行中,布什将谈论的都是类似北爱尔兰问题等相对次要的事宜,之后他将返回美国。

  11日在探讨国际社会向阿富汗提供援助事宜的会议上,尽管布什许诺为阿富汗重建工作提供的资金远比法国要多,但是作为会议东道主的萨科齐却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他宣布将对阿富汗负责到底直至实现胜利,他说,“我们不能向暴徒屈服”。

  而且,由于伊朗拒绝联合国核查,布什力促加大对伊朗的制裁,尽管英国支持布什此举,但萨科齐却公开做了表态,他提出的“华盛顿必须在‘伊朗的核弹和轰炸伊朗’间做抉择”的说法取悦了华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