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鼎祚及其《玉合记》传奇

原标题:梅鼎祚及其《玉合记》传奇(上)

微信版第352期

梅鼎祚及其《玉合记》传奇

茆耕茹

梅鼎祚(1549-1615),字禹金,号汝南,别号无求居士、千秋乡人、胜乐道人等,今安徽省宣城人。梅是明中晚期著名诗人、剧作家、编纂家。其著作数量庞大,涉及诗文、小说、文学批评诸多领域。长期以来,梅氏资料难见,甚于对其个人的生卒年月也无确切的载录。[1]这里,仅据个人所见有关梅氏资料,作一梳理介绍。

一、梅鼎祚的世家和著作

梅氏资料零散。这里仅据光绪十四年(1888)《宣城县志》卷十五,依前志所录“名臣•梅守德”载:梅鼎祚父守德,“嘉靖辛丑(二十年,1541)进士,授台州推官。”时台州倭寇乱,守德平倭功著,擢户部主事。辅臣严嵩威虐朝士,守德在京为周怡忤严案遭牵连,改官吏科给事中。[2]后累官至云南参政,以母老不赴。归建书院讲学,世称宛溪先生。《县志》卷二十九“艺文•记上”,留有其撰《厘革坊役记》等四文。

《县志》卷十八“文苑•梅鼎祚”载:“父守德官给谏时生鼎祚”。给谏即是给事中,是对给事中的尊称。这一年是其父守德在京任户部主事后的哪一年?徐朔方据梅氏《鹿裘石室集》中的《释闵赋》自述干支考定:为己酉年,即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的正月初三出生于北京。[3]这与《县志》载“父守德官给谏”的时间正相合。为梅氏出生年,提供了明确的说法。

鼎祚幼年随父任。嘉靖三十七年(1558),十岁。秋,两兄元祚、光祚同逝,守德更怜鼎祚。“欲其焚笔砚,乃匿书帐中,时时默诵。年十六(1564)廪诸生。郡守罗汝芳召致门下,龙溪王畿呼为小弟。性不喜经生业,以古学自任。饮食寝处不废书,发为文辞,沈博雅瞻,士大夫好之。式庐者日至,与王世贞、汪道昆诸巨公游。”

万历四年(1576),梅氏二十八岁。春,与龙宗武、姜奇方、沈君典、汤显祖,共聚宣城敬亭山开元寺,自此交谊益深。别后汤氏有《寄宣城梅禹金并序》诗赠梅,称:“禹金秋月齐明,春云等润。全工赋笔,喜发谈端。”[4]万历十四年(1586)八月,三十七岁的汤氏在南京太常博士任上,一别十年已三十八岁的梅鼎祚由宣城来访,使汤十分快慰,见梅带来的《玉合记》传奇,汤为其题词作序。[5]梅氏三十九岁(1587)时,明代戏剧家屠隆来宣访梅。居梅宅一月,屠氏大快,后忆此次与梅相见,在其《栖真馆集》卷十五有《与梅禹金》句云:“道民客宛上,无所喜,独喜得了十年饥渴足下之怀。”并为梅氏《玉合》作《章台柳玉合记叙》。[6]

图片 1

图1 梅鼎祚画像

梅氏父子好藏书,家藏书万卷。《县志》“梅鼎祚”记载:“辛卯(万历十九年,1591)游北雍年甫强时,内阁申公时行等,皆欲以文待诏故事疏荐,辞不赴。归隐书带园,构天逸阁藏书,坐卧其中,著有《鹿裘石室集》。”(图1)梅氏十九岁至四十三岁,九次秋试都未中举。仕途的失望,反使他越加专心著书立说,以寻乐趣。“鼎祚既负才不第,又当中原尚文之世,博闻强识,长于编纂。取上世以来诗文,各以类记,下及杂记、传奇,并有辑撰,多至千余卷。”

《县志》卷三十五“载籍”记其著作有:已载入《四库全书目录》的有历代文纪十三种,另有古乐苑、书记洞诠、青泥莲花记、才鬼记、宛雅等五种。记《四库》未载目的有:八代诗乘、唐乐苑、鹿裘石室集、女士集、宣乘翼、予宁草、李杜诗钞、庚辛草等八种。“载籍”另记《梅禹金集》一种,或为以上有关之文的辑入。除此,还有未记梅氏的剧作三种:即《玉合记》《长命缕》传奇两种,《昆仑奴》杂剧一种。此一统计,梅氏著作已达三十种。

二、《玉合记》故事的本源及影响

梅鼎祚的剧作,以《玉合记》传奇最具代表。《玉合》故事,源自唐代小说章台柳。[7]今传之唐小说中这一故事,虽传有三个版本,所叙略有不同:1、唐•许尧佐《柳氏传》。2、唐人小说中孟棨《本事诗》韩柳故事。3、唐•许尧佐《章台柳传》。[8]

唐人小说中章台柳故事虽传有三文,作者只两人。《柳氏传》、《章台柳传》的作者都是许尧佐。《本事诗》中的作者是孟棨。关于许尧佐,《新唐书》“儒学下•许康佐”有其载。许康佐是许尧佐之兄,贞元中(约789年)进士。康佐“诸弟皆擢进士第,而尧佐最先进,又举宏辞,为太子校书郎,”后为谏议大夫。孟棨的情况,见其《本事诗序》[9],知“时之光启二年(886年)十一月”为前尚书司勋郎中,此已是晚唐时期了。

许尧佐《柳氏传》故事大略如下:

天宝中,昌黎韩翊有诗名,羁滞贫甚,有李生与韩友善。李和其姬柳氏与韩居邻。柳窥韩,遂属意焉。李知柳有属意,具膳与韩饮,赠柳与韩。又资十万钱佐韩,明年韩擢上第。不日,柳向韩曰:“荣名及亲,昔人所尚”,希韩归里清池省亲,韩允诺。

天宝末安禄山叛,长安乱。柳氏惧祸,乃剪发毁容,寄迹京都法灵寺。此时韩在清池已入平卢节度使侯希逸帐为书记,随军平叛。二京收复,韩乃以练囊盛麸金,并题《章台柳》词,遣人返京寻柳送达。词曰:“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亦应攀折他人手。”柳氏见诗,捧金呜咽,作词答云:“杨柳枝,芳菲节,所恨年年增离别。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无何,有吐蕃降将沙吒利,闻柳氏之色,劫以归第,宠之专房。侯、韩平乱在外,直至侯擢至左仆射时,方领韩众还京入觐。在京韩已失柳氏所在。偶于龙首岗,见一牛车经韩身边。忽一女车中问:“得非韩员外[10]乎?某乃柳氏也。”使女窃言,柳已失身沙吒利。柳约韩明日见于通政里门。翌日,两人见。柳以玉合盛香膏授韩曰:“当遂永诀,愿置诚念。”

因会淄青诸将合乐酒楼,席间韩意色皆丧。虞侯许俊抚剑曰:“必有故,愿一效用。”韩具告与柳前情。俊曰:“请足下数字,当立致之。”许持韩札,上马奔沙第。等沙出行里馀,急进而曰:“将军中恶,使召夫人。”遂于中堂,出韩札示柳,许挟柳上马。倏忽返楼,四座惊叹。

是时沙吒利恩宠殊等,韩、许惧祸,见侯希逸。侯立献表上闻,寻有诏至:“柳氏宜还韩翊,沙吒利赐钱二百万。”后韩累官至中书舍人。

图片 2

图2
明•桃园居士编《唐人小说》中,许尧佐《章台柳传》首页。上海文艺出版社据扫叶山房石印本1992年影印

将韩柳故事与另两个不同版本比勘对照,虽主要事件相同,变异处有五:

一、《柳氏传》及《章台柳传》,两文均称韩为韩翊。《本事诗》却称是天宝十三年(754年)进士、大历十才子之一的诗人韩翃,南阳(河南省)人。

二、关于柳氏的出身,许尧佐《柳氏传》、《章台柳传》两文,同称柳是李生之姬。孟棨《本事诗》却称为李之妓。姬与妓是有区别的。姬,秦时称妾为姬,汉时宫中女官也有称姬的。妓,本作倡,唱也。东汉后也称歌舞女伎(女艺人)为倡,后世泛指娼妓。

三、对韩柳的离别,许尧佐两小说均作是韩返里省亲,在乡遇安禄山叛,遂入侯希逸军造成;孟棨所叙则是韩、柳居京遇安叛,韩遂入侯帐,随侯平叛在外造成。

四、韩柳故事的结尾处,所见三个版本各不相同。许尧佐《柳氏传》中诏曰:“柳氏宜还韩翊,沙吒利赐钱二百万。”孟棨《本事诗》中诏曰:“沙吒利宜赐绢二千匹,柳氏却归韩翃。”而许另一文《章台柳传》诏曰:“柳氏宜还韩翊,许俊赐钱二百万。”其实赐钱给沙,只是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笼络乱世降将的“治世”之举;而虞侯许俊救柳,使之爱情专一的韩、柳两人重聚,这正是当时社会所倡的游侠仗义行为,皇帝老儿怎么在恩赏时竟忘了许俊?正因为如此,明代桃园居士编的《唐人小说》一直在民间流传,其结果《章台柳传》的恩赏内容被改写成“许俊赐钱二百万”。民心所向,这也是意料中的事。(图2)

五、《本事诗》韩柳故事后赘有:建中初(780)韩翃升制诰,恰遇江淮刺史与其同姓名,德宗赐韩翃《寒食》诗以证。另,开成中(约838)有大梁夙将赵唯年将九十,过梧州言大梁往事,述之可听。这都与韩柳故事无直接关系,许尧佐二本均无。

这里将韩柳故事三个版本中的相同处,再做一横向比较。《柳氏传》与《本事诗》两小说的出现,一在唐中期,一在唐晚期,为何在故事的主要架构、人物个性、重要事件上大多相同;为何在韩柳赠答的《章台柳》词句上,竟又一字不讹?这或是许、孟两人,一前一后都听到过这一故事传播,甚于还见到过已经在民间流传的韩柳互赠的诗句。才会在撰写时主要情节、人物性格和互赠诗句上的相同。而在一些故事的次要情节上,却存在一些差别的原因。

唐人韩柳小说故事,对后世也有较大的影响。元明人多取其本事,演为杂剧、传奇。宋元南戏中已有无名氏的《韩翃章台柳》剧作。元•钟嗣成有北杂剧《寄情韩翃章台柳》。一直到了明中期,正德元年(1506)至万历末(1620年)的一百一十四年间,文学领域比之先前,有了较大的成就。在散文、戏剧和小说等方面,出现了众多的作家和作品。这时著名的文学家、戏曲家冯梦龙(1574-1646),借韩柳故事的遗韵,编创出《苏长公章台柳传》的话本来[12],与其另三种话本,合集题为《熊龙峰四种小说》,于万历年间刊梓。(图3)

图片 3

图3 明•冯梦龙《熊龙峰四种小说》封面,古典文学出版社1958年刊印

也就在梅鼎祚出生的嘉靖二十八年(1549)前后,张四维作《章台柳》传奇。约在万历十四年(1586)稍前,梅鼎祚受韩柳故事的影响,作《玉合记》传奇。同时,吴大震作《练囊记》传奇(吕天成《曲品》卷下注“亦赋章台柳也”)。吴鹏作《金鱼记》传奇(《曲品》卷下注“自《玉合》出”)。不明出自何年的此类剧作,还有张国筹《章台柳》杂剧,胡无闷的《章台柳》传奇。以上剧作除梅氏《玉合记》、胡天闷《章台柳》,因时间的流逝非缺即残。到了民国年间,韩柳故事还以不同的文艺形式在民间演出,如吴梅旧藏中就有《章台柳弹词》一种。

(作者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编剧,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员)

制作:童达清(ltsr27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