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俄罗丝管辖普京大帝眼前向已经获得美利坚合众国

这样,秘密终于暴露了。科瓦利被誉为秘密潜入曼哈顿计划的“唯一苏联情报官员”。曼哈顿计划是美国、加拿大和英国发展第一个核武器的秘密计划。普京总统的声明说,科瓦利的工作“极大地加快了苏联发展核弹的速度。”

普京授予科瓦利荣誉后,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认识科瓦利、仍然在世的美国科学家终于可以谈论他了。美国各情报机构的不称职和它们之间的相互斗争也随之浮出水面。

据英国《独立报》网站11月13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向曾经获得美国
核弹绝密技术情报、从而使苏联很快拥有核弹的苏联间谍科瓦利追授了俄罗斯英雄的最高荣誉称号,令美国感到羞耻。

他对“今日俄罗斯”的记者说,他是在朝鲜战争期间选择变节的。当时,作为驻汉城(首尔)的英国副领事,他被朝鲜军队抓获。

他渗透进美国最秘密的、位于田纳西州橡树岭和俄亥俄州代顿的核设施。美国在这些核设施生产用于制造原子弹的钚、浓缩铀和钋。完全没有保护好美国的秘密,这是美国情报界的耻辱。所以,虽然60年来美国情报界对科瓦利的事全部知情,却也给他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曾与科瓦利一起学习,并一起从事这个核计划工作的退休物理学家阿诺德·克拉米什说,美国情报机构没能发现科瓦利,这“与9·11事件惊人地相似”。

普京表彰传奇间谍刺痛美英 美称感到羞耻

俄对外情报局12日褒奖了英国双重间谍乔治·布莱克,此前另一名著名苏联间谍乔治·科瓦利还被授予俄罗斯最高奖章。

国会图书馆的历史学家、核武器间谍活动的权威人士约翰·厄尔·海恩斯说:“出现这种突破令人激动。我们对情报总局在美国的活动知之甚少。”

在美国艾奥瓦州苏城,人们说他是个土里土气的间谍。但是,在俄罗斯,这个邻居眼中彬彬有礼、不爱抛头露面的知识分子,被视为20世纪最重要的间谍之一。

布莱克于1961年暴露身份,被判处42年监禁。但是,5年后,在支持者的帮助下,他越狱逃到苏联。他被任命为克格勃上校,写了两本回忆录,现在仍在培训俄罗斯间谍。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1月12日发表文章,题目是“一名间谍之路:从艾奥瓦州到核弹,再到得到克里姆林宫的荣誉”,文章摘要如下。

但是,10天前,俄罗斯总统、前克格勃官员普京做了一件令历史学家惊讶的事———他给科瓦利追授了俄罗斯英雄的称号。

布莱克曾在冷战高峰期使英国两次蒙羞。首先,据报道,他在为英国军情六处工作时,出卖了几十名(有人说达数百名)西方间谍,后来他竟然于1966年从他被关押的伦敦的监狱成功逃跑。布莱克现在仍然认为自己做得对。

隆重褒奖布莱克:作为双重间谍的他曾渗入英国军情六处出卖大批西方间谍,后来竟然从伦敦越狱逃到苏联

据美联社13日报道,俄罗斯情报机构表彰了莫斯科一名最重要的苏联时期间谍,这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变坏之际,勾起了人们对冷战的回忆。

历史学家说,普京可能想以嘉奖科瓦利功绩的方法,重新点燃俄罗斯人的民族自豪感。在纽约公共图书馆的数据库中搜索,可以看出,这个消息促使俄罗斯媒体详细报道了科瓦利及其秘密功绩的细节。

昨天,俄罗斯的对外情报机构还嘉奖了莫斯科的另一名大间谍乔治·布莱克。85岁的布莱克在冷战期间出卖了西方国家的一些重要秘密。他在为军情六处工作时,让莫斯科发现了大概数百名西方间谍。

5个月前,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授予1985年向英国叛变的克格勃高层人士奥列格·戈尔季耶夫斯基荣誉。

在美国向日本投放原子弹时,1名苏联的叛逃者告诉美国,曼哈顿计划的秘密已经泄漏。当美国得到描写爱国的科瓦利一家的苏联文学作品时,科瓦利听到风声,逃回苏联。4年后,苏联在塞米巴拉金斯克试验了核弹。

俄罗斯媒体充斥着有关科瓦利功绩的故事,包括向莫斯科发回秘密地点的详细描述,制造浓缩铀和钚的精确方法的详尽情报。

美国负责曼哈顿计划的军事领导人曾在传记中写道:“对于这起泄密事件,美国政府应该感到非常羞耻。”

俄罗斯的表彰是不是对英国的迅速回应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美国和英国官员说,俄罗斯正在将其间谍网络扩大到冷战水平,或者高于冷战水平。普京总统骄傲地谈论他任克格勃官员的经历,以及最近布莱克和科瓦利得到表彰,这些似乎都是为了在12月2日议会选举前夕增强爱国精神。

克里姆林宫于11月2日宣布,普京总统给一名渗入制造核弹的美国曼哈顿计划的苏联特工追认俄罗斯最高奖励。这震惊了西方学者。

在科瓦利窃取美国最珍贵的秘密65年之后,其功绩的细节才刚刚开始浮现。这些细节正在颠覆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间谍活动的评价。

92岁的乔治·科瓦利去年在其莫斯科的住所去世。当时发表的讣告都没有详细叙述他战时的双重身份:他叛变成为苏联情报总局隐藏得很深的特工。

11日,他85岁生日那天,“今日俄罗斯”(一个英文有线电视网)播放了对他的专访。他说:“我本可以离开情报部门,我本可以加入共产党,我本可以在街角卖《工人日报》(共产党的报纸),而且很多人会说,那将是一项更光荣的事业。但是我感到,如果我消除顾虑,我可以为这项事业做得更多,做出更大贡献。”

他说,看着美国炸弹落在“小小的、全无防备的朝鲜村庄,站在西方一边不会令人有多骄傲。我得出结论,与共产主义斗争是错误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