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com永利平台  在本人的集邮藏品中

  看到穆昭阳同学展示的个人收藏中,有他自己收藏的邮品,勾起了我这位集邮爱好者的共鸣。

  在我的集邮藏品中,虽然也有在市场上还算值点钱的藏品,比如一张品相还说得过去的单张的猴票、几张品相不是最佳的梅兰芳邮票等,但有一张明信片,我自以为是所藏邮品中最为珍贵的。

  1984年夏天,在美国洛杉矶第23届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首次参加奥运会便获得了15枚金牌。奥运会结束后,为了纪念中国运动员在这次奥运会上取得的成绩,中国邮政发行了15枚邮资明信片,即每个金牌项目一枚明信片。我所收藏的,就是其中中国女子排球队获得金牌的那一张。

  这张明信片信封正面写的收信人地址为“山东大学哲学系”。1984年的6月末,我从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留校参加筹建社会学系的工作。当年,山大社会学系的筹建工作是在哲学系里进行的,我们八零级留校参加筹建工作的7名应届毕业生,先是在哲学系工作,直到1986年初才独立出来,成立社会学系。当时这封内里装有明信片的信就是寄到哲学系的。

  信封正面寄信人的落款只有“中国女排”四个字。我读书的1980年至1984年,正是女排从崛起到走向巅峰的时期。1981年女排在日本夺得世界杯冠军,大学生们在庆祝女排夺冠而自发举行的游行中,喊出了“振兴中华”的口号。1984年奥运会上,中国女排实现了三连冠(世界杯、世界锦标赛、奥运会)的目标。当时的中国女排妇孺皆知,现在想起来,署名“中国女排”的信件还能够送到我的手中,说明当时良好的社会风气,若是在今天,恐怕就难说了。

  信封正面贴的邮票是面值“3分”的黄果树瀑布普通邮票。好像那时寄信的邮资是8分钱,大概当时寄发大宗邮件,每封信的价钱就是3分钱。

 
在信封的背面,有印刷体的红字“育运动委员会”的字样,这显然是“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的后半段,说明这个信封是用已经使用过的大信封重新裁剪裱糊而成,当年是可以使用这种信封的,现在如果再用这样的信封就会被退回了。信封背面还有我自己用钢笔写的日期“1984、9、20”,这应该是我收到回信的日期。

  这张邮资明信片标价为70分。记得我留校工作的第一年(1984—1985年),领到的工资每月只有42元(实习工资)。整套奥运会15枚明信片总价钱已经记不清的,但对于刚刚工作的年轻人而言,大概是没有财力购买全套的,只能挑着买其中的一张或几张。我大概只买了中国女排这一张(好像是最贵的一张),并把这张明信片寄给了中国女排,请他们给签名。

  在明信片上签名的共有14个人,是当年中国女排的全体人员:两名教练和12名队员。两名教练为袁伟民和邓若增,12名队员分别是郎平、杨晓君、梁艳、杨锡兰、郑美珠、张蓉芳、朱玲、李延军、苏惠娟、侯玉珠、姜英、周晓兰。这说明中国女排当时非常重视与球迷和广大观众之间的交流,认真对待为明信片签名这类事情。这些签名中,只有郎平是用钢笔,其他人都是用的圆珠笔。记得当时自己的解释是,郎平是一个集邮爱好者,所以知道用钢笔签名更符合集邮的习惯。

  作为当年的集邮爱好者,我现在还藏有大约两千张邮票和一批纪念实寄封。1981年,我大学一年级的下学期,山大成立了集邮协会,我曾是山大集邮协会的第一批会员。集邮之乐在于“集”的过程,这种乐趣在我的生活中一直持续到九十年代初,后来因工作、家事忙了起来,邮票没法去“集”了,每到年底年初,便去邮局买一本全年的邮册;很快,就连邮册也懒得去买了。没有了“集”的过程,集邮之乐也就消减了大半,如今许多人只是为了增值而集邮,那实在是索然无味的事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