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协会运动终于在朝鲜发生了

图片 1
独立协会是一个资产阶级性质的社会团体,其发起的运动性质也是资产阶级性质,可想而知,独立协会运动产生的背景和条件应该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实际的情况当然复杂的多,独立协会运动爆发前,朝鲜王朝面临严重的内忧外患,为了拯救自己的国家,朝鲜知识分子早就开始了一系列救国运动,比如1884年的甲申政变、1894年的甲午更张。
1876年朝鲜被日本打开国门、签订《江华条约》而开港以后,朝鲜的民族资本主义就逐渐诞生并发展起来,1885年—1886年就有织造局、造纸局、矿务局、电报局等官办民族企业创立,此后的机器厂、卷烟局、转运局、三湖玻璃局等企业也有不同程度的发展,尤其是从事海运的转运局,1886年到1892年间已居朝鲜海运业的首位。随着朝鲜资本主义工商业的不断发展以及外国资本的大量流入,朝鲜的经济社会结构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传统的自然经济迅速解体,土地兼并空前严重,导致大量农村人口流入开港城市,使市民阶层不断壮大。当时的开港城市釜山、仁川、元山、南浦、木浦等沿海通商口岸都已经成为拥有5万人口以上的近代城市,而汉城、平壤、开城等传统都市的市民阶层规模也变得相当庞大。朝鲜资产阶级和市民阶层队伍的不断壮大为后来的独立协会运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朝鲜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又是非常不充分的,它在本国封建主义和外国资本主义的双重压迫下艰难成长。外国的经济侵略十分严重,尤其是日本,严重摧残朝鲜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如在日本邮船株式会社倾轧下的朝鲜民族企业利运社没落就是典例。除了经济侵略以外,外国入侵造成的长期以来极度动荡、风雨飘摇的局面也使朝鲜民族资本主义面临巨大的压力和困难。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以后到1896年“俄馆播迁”,朝鲜陷入了空前动荡时期,虽然朝鲜表面上脱离中国独立,但却陷入了日俄竞争的漩涡中。1894年开始实行的甲午更张是朝鲜全面近代化的起点,但局势不曾稳定过,东学党起义、乙未事变、春生门事件、俄馆播迁等混乱接踵而至,亲俄、亲日各派官僚你方唱罢我登场,日俄等列强也借机攫取了朝鲜大量的利权。此时的朝鲜正蒙受着空前深重的民族危机,这成为独立协会爱国运动发生的外部条件。
在国内经济基础发展、国外列强入侵刺激的环境下,朝鲜的资产阶级逐渐登上历史舞台,成为了重要的政治势力。早期资产阶级雏形建立了开化党,并在1884年发动甲申政变,企图藉此使朝鲜走上近代化道路,但在当时朝鲜的宗主国——清朝的介入下以失败告终,幸免于难的开化党人流亡海外,其中的徐载弼经由日本流亡美国,在美国潜心读书,获得了医学学士的学位,取得了美国公民权,甚至还娶了一位美国太太。但是他心系祖国,从未忘却自己的未竟志向和朝鲜的独立富强,因此深入研究西方启蒙思想家洛克、孟德斯鸠等人的书籍,使自己脑海中的资产阶级民主意识更上层楼。另一名开化党人——尹致昊在甲申政变失败后在中国和美国的学校接受西式教育,甲午更张期间返回朝鲜,参与近代化改革,1896年又随闵泳焕访问俄国,是一个对西方世界有着较广眼界的政治家,因此有人称他为“朝鲜开眼看世界第一人”。还有一名开化知识分子——李商在,系朝鲜大臣朴定阳的门生,早年随朴定阳出使美国,后来退隐研读西方启蒙书籍多年,对朝鲜的发展有较深的认识。这三人就是后来独立协会的“三巨头”。1894年朝鲜开始实行全面的近代化改革——甲午更张,更是从政治、经济和思想上为资产阶级爱国运动创造条件。1895年,在美国华盛顿访问的开化党人朴泳孝劝告徐载弼归国,为祖国的近代化服务。1895年12月,徐载弼在甲午更张的感召下归国参与改革,就任中枢院顾问,准备联合国内开化派知识分子大展宏图。就这样,独立协会运动终于在朝鲜发生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