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哲学》已经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经典

讲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有一本书绕不开,那就是艾思奇的《大众哲学》。艾思奇已经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象征,《大众哲学》已经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经典。全书系统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唯物论、辩证法的基本理论,对古往今来各种哲学流派的观点,进行了分析、比较、批判,用事实说明和证明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彰显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真理性。艾思奇和《大众哲学》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是在与各种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潮的斗争中发展的。一本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经典之作——《大众哲学》发表已经80年了,《大众哲学》开辟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道路仍然是我们今天需要进行推进的工作。

艾思奇;大众哲学;大众化;马克思主义哲学;哲学家;出版;批判;蒋介石;传播马克思主义;中国

讲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有个人绕不开,那就是艾思奇;讲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有一本书绕不开,那就是艾思奇的《大众哲学》。艾思奇已经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象征,《大众哲学》已经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经典。一个人和一本书紧密联系在一起,联系的桥梁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

艾思奇原本不姓艾,思奇也不是他的名,他原姓李,名生萱。“艾思奇”是发表文章时用的笔名,对于这个名字的来历和含义,由于他本人没有作过说明,周围的人也没问过,已成为一个谜。但是,对他的名字有三种说法:一种是热爱马克思列宁主义,因此,“艾”用的是“爱”的谐音,“思”是马克思的“思”,“奇”是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中的“奇”。第二种是朋友戏称的“爱斯基”的谐音。第三种是“爱好思考奇异事物”。据在他身边工作过的中央党校的卢国英分析,第一种说法比较靠谱。名字虽然只是个符号,但我们常说“文如其人”“名不正,则言不顺”。

1910年3月2日,艾思奇诞生在云南省腾冲县和顺乡水碓村,此地被誉为“极边第一城”,钟灵毓秀,多元文化交流融合,文化底蕴深厚。艾思奇出生的家庭不仅家学深厚,而且具备革命基因。他的父亲李曰垓是一位民主革命家,对中国哲学有很高造诣,曾先后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云南民主革命和蔡锷领导的“护国战争”,章太炎称李曰垓为“天南一支笔”。父亲的言传身教对孩子的成长影响颇深。李曰垓曾在京师大学堂研修过中国古代哲学,经常向艾思奇和他的哥哥李生庄传授哲学。革命精神和中国哲学的双重熏陶,是艾思奇青少年时期在腾冲和昆明成长的重要思想源泉。

一位思想家、哲学家的成长与时代环境休戚相关,因为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哲学家是时代精神的凝练者、传播者。在中华民族的抗战史上,产生过两位云南籍的文化英杰,一位是音乐天才聂耳,一位是哲学巨匠艾思奇。两人曾经在昆明、上海有过交往,相互启发、共同进步,音乐为哲学插上了翅膀,哲学为音乐增添智慧,一首《义勇军进行曲》,一本《大众哲学》,成为中华民族从苦难走向辉煌的时代号角。

艾思奇把毕生的心血和智慧都献给了党和人民的哲学理论事业,是党在思想理论战线的忠诚战士,是人民的哲学家,是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中国第一人,一辈子投身于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宏伟事业当中,其思想有一个形成、成熟、深化的历程。

1910年至1935年,受到中国传统哲学、西方哲学、进步思想、自然科学的熏陶,是艾思奇的思想形成时期。

1935年至1949年,艾思奇先后在上海和延安生活,其思想逐渐成熟,发表了一系列富于创造性的理论成果。以1936年《大众哲学》的发表为标志,他这一时期结集出版的《哲学与生活》受到毛泽东同志的高度评价,并亲自做了读书笔记。这一时期,既“破”又“立”。从“破”的角度讲,他先后批判柏格森的生命哲学,揭露叶青对辩证法的篡改,批判蒋介石的力行哲学、陈立夫的唯生论哲学等;从“立”的角度讲,他建构了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理论,传播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和宣传了毛泽东的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的思想,翻译了《新哲学大纲》《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信》等。

1949年至1955年,艾思奇的思想得到进一步深化与拓展,他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宣传、研究、普及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在研究方面,他先后发表了国内第一部系统阐释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的著作《辩证唯物主义讲课提纲》,主编了中国高校第一部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在宣传方面,他努力宣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个成果——毛泽东思想,并在中央党校的讲坛上传播马克思主义,学员亲切地称之为“艾教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