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刘备占领了荆州

本文摘要: 借油江口,那是前方总指挥周瑜的临机措施,为安排盟军的住地而临时指定的,周瑜哪敢自作主张把荆州送给刘备,就是江陵他也不敢随便借给谁。我们知道有关国家的土地问题,将帅是无权决定的,必须要首脑决定。只不过当时这个借是在一个模糊状态下,双方都不愿明确的一种状态下形成的契约。作为孙权,虽然有力量打垮刘备,但他很明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他打了刘备第二天曹操就发兵来打他,他将两面受敌,那就危险了。但不打刘备并不是说,他就把荆州无偿地给了刘备,所以他愿模糊荆州的归属,待大局确定时再说;而刘备同样不愿明确,论打,他还不能和孙权动手,可是他也不能把荆州明确地说成是自己的,那样孙权马上就要找他的麻烦,他想先占有,等力量强大时再说,只要现在孙权让他占着就行,对于借,他不在乎,这就是当时双方模糊荆州归属的原因。

刘备到底借没借荆州?史书上没有明确地记载,但东吴那边却当真事似的挂在嘴巴上,君臣上下一次又一次地以此挑起争端,几次三番地索要夺取,最终还是把荆州拿到手才算作罢。因为当初联合为了抗曹,头等大事是生死存亡,还顾不上荆州的归属。谁知曹操没作坚决的对抗,稍一失利就主动撤兵了。荆州的归属就成了问题。

世界史,按理说荆州是刘表的,他死后指定刘琮为接班人,可刘琮却投降曹操了。接下来的赤壁之战,曹军败下阵来。此时的荆州是无主地,按世上通行的办法,无主地谁先占据归谁,那么,赤壁之战结束了,现在是谁实际占了荆州就归谁所有。刘备就是这么想的,战争一结束他马上立刘表的儿子刘琦为荆州牧(这也是极有谋略的一着,一来可堵孙权集团的嘴,刘琦继承老爹的遗产还有什么可说的,二来可以号召刘表的部属前来聚集,比刘备亲自出面更有利),同时派兵收复江南四郡,荆州南部直接掌握在刘备手里,北边南阳郡为曹操所有,而东边江夏郡孙权占了大部分,荆州一分为三,刘备占了大半,刘备实际上占了荆州。此时此刻孙权没提出荆州的归属问题,不久刘琦病逝,刘备由部下推举为荆州牧,孙权也没提出荆州问题。这么说,刘备是得到了荆州,最少他也是实际占有者。

刘备对荆州的渴望不是临时产生的,而是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刘备占领了荆州,就完成了诸葛亮在《隆中对》里设计的战略计划第一步,那里要求先拿下荆州,第二步是再拿下益州,然后待天下有变就两路出兵夹击曹操兴复汉室。这样看来刘备要得到荆州是蓄谋已久的事了;从实际战场情况看,他也必须拿到荆州,因为在当时全国已不剩什么地盘了:北边八州已是曹操的;东边为孙权所占;西边刘璋,西北马超、韩遂,中部刘表,离他最近的就是刘表的荆州,再一个是益州,刘表在荆州无发展的雄心,儿子没什么本事,曹操说“刘景升儿子若豕犬耳”,西边的刘璋也属无能之辈,只等来人收拾,刘备要取天下,只剩这两个州给他,如果他不认真谋划,这两个州也不一定能让他得手;至于西北的凉州也在刘备的视野,一是还离得太远,二是马超韩遂等西北军队太能战斗,还没把握能必胜。可他为什么迟迟没对荆州动手呢,也没趁刘表病逝刘琮软弱之机强行拿下,而非要等到曹操进军荆州刘琮投降荆州处于混乱前途未卜之时取得荆州呢?这就涉及到刘备要维护他正面形象的问题,也是人心所向的问题,他不能让士人指责他夺同姓的地盘以失人望,虽然早拿下荆州对今后的事业有利,但会冒名誉受影响的风险失去大众的支持,一得一失,最终还是失,因为刘备已无天时地利的依恃,只有一个“人和”是他可依赖的优势,如在此拿失去人心强取荆州,可能得荆州之日,就是他走向灭亡之时。刘备对庞统说“今指与吾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宽;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谲,吾以忠;每与操反,事乃可成耳。”占领一个地方,不仅是要一块儿地盘,还要收拾人心,所谓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荆州有一批从中原避难来的士人,形成了一股左右舆论的力量,不可小觑,刘备一到荆州就礼贤下士,在他身边团结了一大批人才,“荆州豪杰归先主者日多”,如果刘备当时急功近利急急忙忙用武力夺来荆州,可能这批人才就会对刘备的为人产生怀疑失去信心,他再取益州就会失去众人的支持,而最终导致失败。况且刘表所依靠的蒯姓,蔡姓等当地大姓豪族,正当权,被曹操说过“不喜得荆州,喜得蒯异度耳”的蒯越,有很大的势力,蔡瑁代表的蔡家又握有荆州军政实权,即使刘备硬干,也未必就能马到成功。所以过襄阳时,“诸葛亮说先主攻琮,荆州可有。先主曰:吾不忍也。”“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刘备是个英雄,越是艰难困苦之时,越显英雄本色,自己都不知何去何从,还公开说出不忍心的话来(在当今有多少人以不得已为口实违背道德,丧失诚信去取一己之私利)就这一着,立刻赢得荆州士众之心。“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归先主。比到当阳,众十余万,辎重数千辆”,刘备能在荆州站得住脚,就是此时征服了人心所致。蒯越等上层士人被曹操所收买,但毕竟是少数,大多数还是留在荆州,被刘备所收留,成为刘备的骨干力量。这是老子所言,将欲取之必固与之,刘备是高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