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关于古埃及法老的陵墓

古代的君王认为,人死后会进入另外一个世界,都会还在活着的时候修建自己的陵墓,而陵墓则是给自己进入另外一个世界的住所。在古埃及也不例外,法老们死亡后会将自己下葬于自己生前修造的陵墓内,并带一些生前所使用过的物品作为陪葬品。这些陪葬品个个都是价值连城,致使有很多盗墓贼光临,盗走了无数财宝。而每一位法老为了能在死后安息,不愿被打扰,都会在自己的古墓内下有恶毒的诅咒,然而这并没有阻挡盗墓贼的脚步。但是在古埃及有一个古墓,几千年来从没有被盗墓贼光临过,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他的诅咒是真实存在的吗?迫使盗墓贼不敢对其下手。

“这墓是我在西方的墓地中建造的,位于洁净而适中的地方,任何贵人、任何官员、任何人,若从此墓中取走一块石头或砖头,我会在大神面前求公道,我将如抓一只鸡脖子那样抓着他的脖子,我会令所有在世上的人害怕那在西方的精灵。”这是古埃及某位法老的墓志铭中的一段话,清楚地表明对盗墓者的诅咒。然而,
人性的贪婪往往驱使人铤而走险,即使再恶毒的诅咒也
不能遏制人们对财富的贪心。因此,尽管古埃及的法老们精心地建造自己的陵寝,设置重重机关,却仍然不能
逃脱死后被凌辱、不得安息的命运。几乎所有古埃及法
老的陵墓都被盗劫一空,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新王国时代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图特安哈门。1922年,考古学
家打开图特安哈门法老的陵寝,惊喜地看到一个完整的
墓穴,众多精美绝伦的随葬品。开罗博物馆现有的10万件展品中,从图特安哈门法老陵墓中出土的
文物就达7000余件之多,成为开罗博物馆的 镇馆之宝。

但是,对于已经长目民的法老们来 说,出于私利的盗墓与出于公心的
考古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他们
一样打扰了安眠,他的咒语一样临到那些走进他的陵寝,接触他的法体的人们身上。这一切无疑为神秘的
古埃及文化再度蒙上一层诡异的面纱。

埃及的历史一般分成四段:旧王国、中王国、新
王国与晚期。这些中间又夹有所谓的中间期,即第一中
间期,第二中间期、第三中间期。一直到最后的托勒密时代,着名的克里奥佩特拉女王自杀身亡,埃及成为罗
马帝国的一个行省,本土的埃及王朝才告结束。

关于古埃及法老的陵墓,人们印象深刻的是那些
恢弘雄伟的金字塔。那是自第三王朝开始的。一位名叫
左塞的国王开始利用石材来建造自己的坟墓,开创了埃及的金字塔时代。左塞的坟墓在今日开罗西方的塞加拉
地区,是一个长方形6级阶梯式的建筑物,完全用石材
建成。每层的大小递减,如同生日蛋糕,如今被称为阶梯金字塔。左塞基本奠定了金字塔的主要形态,它一般
由3个部分构成:一个是墓的本身,一个是向国王献祭
的寝庙,另一个是给负责祭祀的祭司们住的房子和储藏室。它的主要目的是着重强调国王的中心地位,尤其是
他在古埃及宗教体系中的神圣地位。

而作为古埃及文化的代表,金字塔形象的代言
人,人们熟知的那种四角锥形金字塔,则是第四王朝法
老胡夫的杰作。自第四王朝开始,金字塔的建筑技术已经达到了完美的程度。胡夫建于吉萨的金字塔是空前绝
后的巨构。这个金字塔底部为754英尺见方,高471英
尺,由大约230万块石块建成,每块石块重约两吨半,最重可达15吨。最惊人的是它的四边分别正对地理上的
四极,最大误差不超过5度30分,而四角呈现几乎完全
的正方形。人们至今不十分清楚没有现代科技与设备的古埃及人是如何将如此巨大的石块搬运、吊举上去的,
这让现代科学家们都叹为观止。胡夫的儿子哈夫拉紧接
着他的父亲又在吉萨建了他的金字塔,虽然稍小,底部也有708英尺见方,同时,它的地基较高,所以看起来
比胡夫金字塔还雄伟。

从这些金字塔的建造我们可以看出,在第三、第
四王朝的时候,国王在宗教或现实社会中都具有最高的
权威。到了第五王朝时期,对太阳神的崇拜兴起,国王在人世间的崇高地位相对打了折扣,雄伟的金字塔也不
复出现了。虽然后世的法老仍然建造金字塔作为自己死

后的安息处,尼罗河西岸 伫立着近30座这样的金字 塔,但它们都没有胡夫时
代那样的规模。自然,这 也与国力的衰退、后来者 的节俭意识有关。

金字塔作为国王陵 墓的形式由旧王国时代一 直延续到中王国时代。古
埃及有厚葬的风俗,每个 法老的墓中都有大量的随
葬品,这必然引起黎民百埃及卢克索帝王谷:远处姓的觊觎。因此,盗墓成为古埃及一项古老的职业,由(A1-来已久,屡禁不止。旧王国时代的金字塔到中王国时代就几乎已被偷盗一空。到了新王国时代,自十八王朝至
二十一王朝,法老们不再使用金字塔的形式,开始寻找一个更为隐蔽的山谷作为自己最后的憩息地。这一方面
来自宗教观念的改变,一方面也是出于防止盗墓的实际
考虑。法老们在尼罗河西岸的底比斯山谷中,深挖岩洞,建造秘密的地下墓穴,并派警卫看守,那里遂被后
人称做“帝王谷”。“西”的方位选择出自古埃及人的
传统观念,他们从太阳每天东升西落得出结论,认为西方属于安息之处。尼罗河东岸是高大的神庙,西岸是帝
王的陵寝,如此东西对峙,代表了生死循环。

虽然陵寝迁入山谷,极力低调,但帝王死后的奢
侈铺张并没有随之递减。法老们的陵墓仍然极尽奢华之
能事,从华丽的壁画装饰,到各式随葬的珍品,依然向世人炫耀着他们在世的权力与死后永享富贵荣华的意
愿。因此,盗墓者也络绎不绝。从留存的文献资料来
看,当时盗墓的手法和组织均十分严密,盗墓集团往往原本就是修建王陵的工人,因此他们对地形和墓的位
置了如指掌。许多时候,盗墓者不是由墓门进去,而是
从墓的后面挖洞进入,若不是对墓室的方位有精确的把握,是不可能办到的。并且,警卫常常也是盗墓的一分
子,他们里应外合,十分容易得手。在现存的审讯材料
中,有盗贼这样交代:“我们去到……区,进入一个墓。我们将它打开,取出一具内棺,它覆有的金子一直到颈部。

我们用一只铜凿把金子剥下来取走,再将它在
墓中放火烧掉。”而盗墓的被发现,则常常是因为盗墓
者内部分赃不均引起内讧,被告发的结果。二十一王朝钮,由于盗墓者仍然十分猖獗,国王就下令将十八王朝
以来的各法老的木乃伊放在一处隐秘的小墓中。这些历
尽沧桑的法老们终于能够不再受到干扰,一直到19世纪末才又重新被发现。

图特安哈门是新王国时代第十八王朝法老,公元
前1336年9岁时即位,公元前1327年年仅17岁即去世,在埃及历史上无甚作为。临终前他将名字改为图特安哈门,意思是安梦的生像。因为在其他的洞穴中已经发现
过刻有图特安哈门法老与其王后的物品,人们普遍认为
他的陵墓也已被人盗掘过。不过,英国人赫伯特?卡尔纳冯爵士和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不这样认为。他们查
阅了大量资料,选定一个地点,于1917年秋天开始挖
掘》艰辛的挖掘工作历经5年,直至1922年11月,他们的工作终于有了成效:在一大堆沙土被清理掉以后,出
现平整宽大的石阶。沿着16级石阶上去,通向一个石
门,门上盖着图特安哈门法老的印章。这无疑就是图特安哈门法老最后的栖息地。可惜,自此以后,令人惊
愕的悲剧性事件就接二连三地发生了,50余人先后死
去。人们认为这是图特安哈门法老的咒语。

图特安哈门法老的随葬品的确华贵异常,令人目不暇接。有精美无比的立碑.包金的神龛;包金的木料.上镶嵌玉_彩色玻轴镜盒,辅杂;还杂牙和宝石的乌木扶手椅;棺椁全部由黄金打造而成。尤其精贵的是那个华丽的黄金面罩,仿照图特安哈门国王的样子,面貌如生,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手里握着权
杖,前额镶嵌眼镜蛇与兀鹰,分别为 上埃及与下埃及的图腾。眉眼都用宝
石和彩色玻璃做成,金碧辉煌,美不胜收。

遗憾的是,卡尔纳冯爵士没有看 见这一切精美的随葬品,他于1923年
4月15日凌晨逝世,当时他们正在就
法老陵墓的发掘事宜与埃及政府进行磋商。据说,卡尔纳冯进入法老陵寝时曾感到被什么东
西蜇了一下,左边脸颊肿了起来。几天后又在刮脸时不
小心切进了肿块,得了败血症,不治身亡。传闻卡尔纳冯爵士临终前高烧40多度,一直昏迷不醒,不断地发出
“啊,图特安哈门国王……哦,原谅我……”等呓语,
于惊恐万分之中离开尘世。更为奇特的是,当后来人们用x光检查图特安哈门国王的木乃伊时,发现他的左脸
颊上居然也有一个伤痕,无论大小形状甚至部位都与卡
尔纳冯爵士的一模一样。随后,一连串的厄运降临到卡尔纳冯身边的人身上,包括曾护理过他的护士、他的弟
弟、他的遗孀。其他接触过法老的人也相继遭到不幸,
他们是:美国考古学家梅西、参观法老陵墓的英国实业家乌尔、第一个解开图特安哈门裹尸布、给尸体做x光
透视的理德教授、亲手接触过金面罩的道格拉斯?李德
博士……如此众多的意外使人们不得不对法老咒语将信将疑。

卡特很幸运,风平浪静地度完一生,终年65岁。
但法老的诅咒似乎降临到了他的家人身上,据说这是更
为可怕的报复。卡特的助手亚博?麦斯与理查?范尔相继猝然逝去,卡特的女儿伊布琳得了忧郁症,最后上吊
自杀。据不完全统计,自1923年4月到1929年,至少有
22个直接或间接与发掘图特安哈门法老陵寝有关的人去世,先后至少有35名参与法老陵寝考古工作的专家学者
意外地或莫名其妙地死亡。

那么,冥冥中真的有种神秘力量吗?难道去世 3000多年的法老真的会显灵吗?
20世纪的人已经不大
相信鬼神报应等超自然力量的存在。他们为此提出了种种假说。其一为病菌说,认为法老陵墓封闭,空气不流
通,其中有些病菌也许被封闭了3000多年,进入法老
陵墓的人感染了,而现代医学对此一无所知;其一为真菌说,研究人员在显微镜下发现一种杀人真菌;其一为
毒物说,法老们为了保护自己的陵墓很可能在壁画等处
放置了毒物;还有一种是放射物质说或超能量物质说,也许法老的陵墓中有放射性物质置人死地。但是,所有
这些假说都不能圆满地解释一连串的诡异事件。看来,
宇宙有无穷无尽的谜,而世上也有很多很多我们无法确知的秘密。

相关文章